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卡特里娜飓风

私人游记见闻心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2015.02.07-埃菲尔铁塔  

2015-02-07 21:20:47|  分类: 2015.1欧洲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幼年的时候,和家人一起去世界之窗,那里的标识就是高耸而美丽的铁塔。虽然园区内都是微缩景观,但对于几岁的幼女来说也已经是超乎想像的巍峨。当时听舅舅说真实的铁塔会是它的三倍高,我不禁想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庞然巨物。真的有必要造这么高吗?这样三分之一的高度不是已经很好了吗?在漫长的排队过程中我一直这样想着。

 

然而可怕的事情最终来临。在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之后,我们终于搭上了向上的电梯,可我却在上升的过程中感受到一阵强烈的腹痛。我要拉肚子了,冰冷的血液涌上头顶,让我感觉几乎手脚失血到了一种肌肉酸麻的地步。全家人乘兴而来,想要在塔顶上尽情观赏一下风景,我最不想做的就是拖后腿的角色。一想到这么多人要因为我而拼命隐藏失望的表情,负疚感就要把我压垮。然而太痛了,好可怕,与本能对抗的感觉让我抽泣着感到一种脱力,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,我感觉忍耐到极限了。

 

要是塔顶会有厕所就好了,我不禁这样想。旅游设施的顶端会设有厕所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吧,我越想越觉得这是可能的。想像着到达塔顶后就可以释放痛苦,一身清爽地观看景色,我也可以说服那强烈的腹痛再坚持几秒。

 

“妈妈,我想去洗手间。”我扯扯妈妈的衣角,感觉浑身冷汗直流,实在忍耐到极限了,理智越来越稀薄,我感觉无论如何也要排解这种痛苦,哪怕给大家添麻烦也顾不上了。

 

妈妈面上果然露出了焦急和为难混杂的神色。她帮我问了一圈,然后带回了塔顶没有厕所,最近的厕所也在塔下很远处的噩耗,“真的不能再忍耐一下了吗?我们才刚刚上来啊。”

 

我停顿了一下,果然还是摇摇头。那种肌肉的酸麻已经让我说不出话来。好难受。好难受。我感觉心里酸胀的触感也随之膨胀,几乎很快就要落出泪来。

 

家人最终还是妥协于我。向上的电梯一停便急匆匆地赶下来。我一边哭泣一边对抗着本能的强烈冲动,结果最后还是在行至终点前弄脏了一些衣物。好难过。羞耻感和负疚感让我整个人燃烧起来,恨不得缩得小小的,再也不想看那给我巨大压力的钢铁巨物。家人半真半假的嘲笑让我感觉压力,解放后的脱力感也让我感觉难过。于是这种泫然欲泣的表情,便被一直留存在事后拍摄的照片里。

 

所以巴黎铁塔对于我来说,并不仅是存在于图画、历史书和小说中的风景名胜。它反倒意味着我一段永远不能为人所知的耻辱心结。在到达巴黎的时候,我若无其事地与同行的好友愉快地聊着天,心里却不断压制着童年糗事带来的阴影。

 

“天啊!那就是铁塔吧!好美!”旅游巴士路过夜晚闪着夺目光芒的巴黎铁塔,司机特意将车驶慢,享受似的听着我们这些游人激动的欢呼,“司机师傅!请让我们下去拍照!”

 

香港好友Wilma捉着我的手把我拽进人流,于是我也用于情境相合的激动语气说到:“我们真是幸运啊!住的旅馆距离巴黎铁塔只有步行的距离,这下可以看个痛快了。你之前来过,应该登过顶吧?”

 

“是啊。登顶巴黎铁塔非常美!”Wlima露出她招牌的羞涩笑容,央求我帮她拍照。

 

“登顶的话果然还是夜间最美吧?”

 

“其实铁塔顶端白天有白天的美,夜间有夜间的美。如果可能的话,去两次会是最好的。”

 

“是哦?”

 

我嘴上这样迎合着,接过她的微单帮她拍摄以铁塔为背景的旅游照,心里却暗暗敬谢不敏。虽然我表面表现开朗,内心也不想坦白,然而不得不承认登顶铁塔这件事给我无形间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

 

真实的铁塔巍峨不止千百倍。看过真身之后,不禁觉得幼年看到的那个所谓铁塔,不过是个寒酸的铁架子。据说原本巴黎是个太过女性化的城市,为了阴阳相合才建造了纯粹阳性的铁塔在中间压阵。排除巴黎不说,铁塔本身果然是个具有压倒性男性气息的建筑。

 隔了两天,带领我游玩巴黎的Max才排到了登顶铁塔的行程。和幼年一样,在真实的铁塔下我们也排了一小时之久的队,在这之前我一直都很正常和开心。然而当队伍走到接近售票处的S型护栏里时,我突然脸色惨白地心里大叫不好。因为和小时候完全一样的情况出现了,我的肚子开始绞痛,我知道我又要拉肚子了。

 

这时我已是成年人了,理智知道这种肚子痛很可能是压力所致,比如我在重要考试、大型演讲前也会有拉肚子的感觉。我对自己说,此时肚子疼很可能是因为进入了不可后退的S型栏杆,而且我恐惧真实的铁塔上会如同幼年铁塔那样没有洗手间。可这次的肚痛触感太真实,我意识到这可能不能通过对自己的心理催眠达到。

 

我觉得对同行的男伴承认自己此时的窘境非常难堪,但由于语言的缘故,我又并没有他人可以依赖。于是我红着脸向他承认我急需找洗手间,羞耻感从脊柱里燃烧上来,让人觉得整张脸都针刺似的麻痹。而这种感觉又在听到他大声用法语询问保安时,达到顶端。一方面感激同伴的可靠,另一方面又忍不住在想“周围人一定都听懂了”,而脸红到极点。

 

在这种内心的冲突和肚痛的折磨下,我又感觉泫然欲泣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