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卡特里娜飓风

私人游记见闻心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09.15-异端的权利  

2014-09-16 00:33:32|  分类: 飓风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如果不读《异端的权利》,新教代表人加尔文则完全是一个概念化的、正面的形象:改革家、反封建斗士。他会和那些长袍长髯的为人们站在一处,立于历史的阶梯上。如果不读《异端的权利》,我怎么也不能明白地知道,这个因怀有理想而被迫害、受追捕、亡命他乡的新兴资产阶级英雄,一旦登上权利的宝座,对那些曾是他朋友和同志的人,会表现出那样难以置信的专横、残忍和卑劣。

他烧死异己。权利的欲望在膨胀。甚至是一点点教义上的出入也能够让他痛下毒手。他实施1984般的精神控制。整个国家都在他的白色恐怖之下,夫妇相疑,父子互检,人人自危。简直如同揭竿起义的农民领袖,仍然免不了要做一番皇帝的千秋大梦,一旦坐上龙椅,就会摇身变成自己带头推翻的人。

然而他选错了人。他要求对手精神与信念上的屈服——这对常人来说丝毫不难——然而对赛尔维特毫不是如此。他宁愿被忍受撕心裂肺的痛苦,获得烈士的桂冠,将耻辱永远贴在加尔文的身上。

故事这才开始。赛尔维特的惨死让另一个人从书本里抬起了头,故事的主角——静静做着学问的卡斯特里奥——坚定地开始了对加尔文暴政的抗争。从现代人的眼光来看,卡斯特里奥用生命争取的命题实在平凡,就像使用电、使用网络一般天经地义。然而这个命题——“信仰的自由”,这个已被当代文明国家都写入宪法的命题,在当时当地确实多么的奢侈与渺茫,它燃烧着不少于世界大战之人的生命。

卡斯特里奥当然可以三缄其口——他至少可以保命,可以安度余生,向世界贡献优秀的法语和拉丁语《圣经》译注。历史依旧会前行,百年之后依旧会有伏尔泰抗议卡拉斯案,左拉抗议德雷福案,闻一多抗议独裁者的子弹。在卡斯特里奥的抗争中,只有长达十年的渺茫与孤独,没有希望,甚至死后也不会被人铭记。若不是茨威格,他会很快湮没在历史的迷雾里,中学生学习的课本上,只会留下加尔文作为新教改革英雄的威名。没有任何有权势的人、或是公众的爱戴作为依靠。压在胜负天平上的,只有他自己的生命。

也许有严肃的历史学家给这本书打低分,因为它有着些许的演绎。然而我们反观这本书写成的时间——1936年——正是希特勒当上德国无创不对最高统帅,意气飞扬地在鲜花与欢呼中吞并奥地利苏台德区的时候。正是在此时,不具一枪一卒的作家茨威格宣称:

“我们必得不断提醒着单单瞩目胜者丰碑的世界,我们这族类真正的英雄,绝非那般通过如山尸体建立了昙花一现统治的人,倒是那些毫无抵抗能力、屈服于优胜者强力的人——诚如卡斯特里奥在他为了精神自由、为了在地球上最终建立人道王国的斗争当中,被加尔文压倒一样。”

茨威格以笔代剑战斗的身影是如此动人,令他这几乎是最后一部的著作,闪现着异样感人的光辉。这是一次向强权和乌托邦的宣战,茨威格几乎像一个战士,将他悲剧英雄主义的情怀与理想都赋予卡斯特里奥这个历史人物。那一刻他们同而不同。

“把一个人活活烧死不是保卫一个教义,而是屠杀一个人。我们不应用火烧别人来证明我们自己的信仰,只应为了我们的信仰随时准备被烧死。”这句话是多么的振聋发聩。它是一个简单而本该如此的真理,却常常在强权的威压下瑟缩。

异端的权利,其实是为了维护我们生而为人的尊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