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卡特里娜飓风

私人游记见闻心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陈卓鑫:当“轰鸣工厂”遇上“田野蛙鸣”  

2014-01-14 15:07:04|  分类: 飓风眼-存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国贸大楼的顶端是外星人飞船的发射塔,大芬村里推水泥、喂鸡的都是蒙娜丽莎和叼着烟斗的梵高,滨河大道旁边的深圳河出现哥斯拉,深圳人表示不奇怪。这不是什么科幻电影,而是深圳土著创意品牌“负波普”的作品,《怪诞深圳地图》。地图的功能之上,解构的却是以漫画展开的故事。或幽默,或讽刺,也许天马星空,却“深圳味”十足,让深圳本土人都能会心一笑,大呼“这才是深圳”。

这背后的创意鬼才是谁?当记者走进位于华侨城创意园的“负波普”,老板陈卓鑫正背对着店门,坐在墙角的高脚凳上看一本《九型人格》。他身着浅色简约的T恤短裤,鼻梁上架着一副工科生片镜,看上去简直平凡得“无色无味”。如果不是店员介绍,我们很难把眼前这个人,和充满奇思妙想的《怪诞深圳地图》联系在一起。

“我是个深圳人,我家就在这。”陈卓鑫随性地靠在沙发上推推眼镜,目光却很锐利,“而我想要探索漫画更多的可能性。”

 

陈卓鑫:当“轰鸣工厂”遇上“田野蛙鸣” - catrina1123 - 卡特里娜飓风

 

负波普:充满人文色彩的怪诞深圳地图

 

深圳手绘地图,一张来自“负宇宙”的手绘地图。带你沿着地铁线路,像逛游乐园一样,漫游一座崛起于速度与欲望、浓缩着中国城市怪现状的南方城市。地图里原创动漫基地的门口,一只“舶来”的米老鼠举着牌子,高呼“这才是原创”;拟人化的工厂排出浓黑的污水,他们兴奋地举着牌子,大叫“我们杀了深圳河”;罗湖口岸一带是各样声色场所,牌子上写着“潮汕人民共和国”。原作者的讥讽和热爱似乎都暗含在细小的幽默感里,然而却取材于真实的深圳生活。

现在在深圳主流书店都可以买到的这份怪诞地图,当年却发源于华侨城创意园的“T街”。设计师兼老板的陈卓鑫就是从这里“赶集”发家,和“吃茶去”、“行上艺文公社”等等6家创意店铺一起,开始了“前坊后店”式的经营模式。陈卓鑫:当“轰鸣工厂”遇上“田野蛙鸣” - catrina1123 - 卡特里娜飓风

 

“当时就驻扎在T街啦,因为那里特别包容,只要是好的点子都可以,不会在意是不是包装好看之类的。”陈卓鑫再谈起那段艰难的创业经历,已经可以用一种轻松的方式陈述,“我一开始就是带着十张这样的明信片,摆个摊,很简陋的,就是压着一块石头。明信片都是在家里用打印机打印出来的。”

他口中的“明信片”,说的是2010年发行的那套“深圳土制明信片”——“混沌之城”。巨型机甲拓荒牛,射线击穿地王大厦,这些一如既往带有“负波普”风格的奇异幻想之中,最亮眼的莫过于有关“梦想”的几张。

一个神色抑郁的大叔身着红背心黑裤衩,坐在东门路边,身后两堆小山似的鞋子上插着牌子,一堆上写着“女鞋19元起”,另一堆上写着“名牌运动鞋——5折”。这是东门商业街上挺常见的一幕,然而画面的留白处却有几个深绿边黑字,“我的梦想是做一个伟大的作曲家”。

另外几张也有相似主题,陈卓鑫画的都是身边小人物,用的“深圳特色标识”,带有种心酸的幽默感。戴着机车头盔的小推销员站在8路公交旁边,脑子里想的却是“我的梦想是做一个太空宇航员”。治安巡逻员其实想“做一个伟大的舞蹈演员”,清洁工阿姨们其实是“保卫深圳的幕后神秘人”。豆瓣小组里一个“交换明信片”活动中,这几张特别火,ID为“ 胖子”的网友还兴奋地说到,“深圳校服!我要这张!”

“这应该是我们创作的一种基调吧。就是把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拉回到我们身边的生活,可以让人很有共鸣。”陈卓鑫对记者坦言,“创作者会虚构很多世界,但这种是单向的。不会打动人。”

 

负哲学:通过做减法找回都市真我

 

负波普,负哲学,负宇宙,陈卓鑫和他的“负波普青年中心”推出的是一个“负”的崭新概念。负指的是方向上的负号,并不是负面情绪。陈卓鑫把它理解为一种都市人崭新的自省方式,“现在大家不停向外找向外找,而我们反过来对着自己的内心,向内看向内看。”

向内找什么?在他看来,是应当抛弃纷杂的欲望,正视自己最本真的渴望。陈卓鑫:当“轰鸣工厂”遇上“田野蛙鸣” - catrina1123 - 卡特里娜飓风

 

曾经他也有十分激进、热血的一面,城市规划“海归”硕士,曾是出色的城市规划师,却抱着“影响社会、感染年轻人”的心态放弃优渥安定的职业,来“T街”创业,做原创动漫。然而今年年初,陈卓鑫的心态和思想却产生了一次巨大的转折。

“我生病住院了”,这次经历却意外地给了他一个契机,让他通过自省,对于自己的艺术理念有了新的理解,“我有梦想,又很喜欢创作,很喜欢研究,很喜欢思考,我也许理应是一个很有成就的人,但为什么却是最简单的身体都保不住,要去住院?这一定是有问题的。”

陈卓鑫开始考虑自己的人生想要什么。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声音告诉他,“我想要实现梦想”。然而紧接着他就对这个声音产生质疑。“其实我想要家庭,我想要让家人幸福”。“我真的想要家庭吗?不,其实我是想要被爱,我想要被关怀。”

他像洋葱一样一层层剥开审视自己,最终追溯到了刚开始有记忆的、纯净的幼年时代。“那是一个无忧无虑的、很自然、很自由的状态。当时我才三四岁,我漫无目的地爬着山丘,和大自然在一起,周围有很多蜻蜓。我会躺在池塘里看水里的鱼,会拿起一只小水龟,然后很仔细地观察它,我会对周遭的事物很敏锐。不需要被爱,也不需要去爱别人。就像大自然中任何的一个生命体一样,是一个自由而自然的状态。”

这种类似于“逍遥游”的内心平和状态,在他本人看来,是生病后一次意外的所得,也是“负波普”的一次成长。今年(?)岁的陈卓鑫已为人父,肩上多了一份承上启下的重担,2岁儿子每天早晨无条件的笑脸,也让这个曾经的热血青年在生活态度上多了一份稳健。

“他总是对我笑,也没什么缘由,一看见我就笑,”陈卓鑫谈到儿子的时候,难得露出一丝略有害羞的喜悦,“儿童真的是生活的大师。最终我发现破坏掉我所有外在的保护壳,我最想要的其实是儿童这种自然而无所求的快乐状态。”

“负波普”的成长归根究底,带来的是一种更为柔和与成熟的处世态度,和看待社会的观点。“我并不讨厌工厂,”当记者提起《深圳怪诞地图》中的“我们杀了深圳河”时,陈卓鑫这样解释,“工厂是有利有弊的。虽然我们一直责备工厂,但其实它已经像空气一样融入了我们的生活当中,我们离不开它。任何东西都是值得尊重的,就连污染也是。”

陈卓鑫觉得自己画作的幽默感之下,已经并不再带有愤青的激烈批判,“我想表达的可能不是对社会的批判,而是对人自身的一种批判,对于人作为一个社会细胞,这种存在的批判。是对这样的一种机制,这样的一种生活模式的批判。”

他的笔调依然犀利,然而风格却明显和早期作品有了不同。比如他画给自己的漫画《论道》就是一个典型之作,源自庄子的《庄子·养生论》,结合当下的社会现实,以幽默风趣的方式呈现出一种“负”的生活态度。在他的作品中国,古老的儒释道哲学,以及现代科学对宇宙和生命的探索和思考,依旧是作品永恒的生命力。

“我的风格产生了很大的变化,接下来店铺和作品也会有大转型”,陈卓鑫解释道,现在他的直觉更加敏锐,不会像早期那样,被热血和执念蒙蔽双眼,画出流于表面的东西。他认为未来的新作品会更加直面人心。

 

工厂:隔着竹棚听见的蛙鸣

 

工厂是什么?工业化和城市化给人心带来的是什么?这大概是深圳这座现代化都市带给很多人的迷茫。在陈卓鑫笔下,似乎带有着都市人对于工厂微妙的畏惧心。富士康的烟囱里飘出的都是一簇簇绿色的幽灵;宜家的厂房是个抽屉,拉出来都是有毒的白骨;关外的工厂干脆化身“GDP机械人警察”,手拿狼牙棒、手铐和枪械;至于“万恶资本主义”香港部分的工厂更加“水深火热”,“苹果”流水线上干脆加工的都是工人的头颅,挂着“时间就是金钱”的高楼最适合结伴跳楼自杀。

传达出的信息其实都带有点黑色幽默,然而陈卓鑫本人却反复表达着自己对于工厂的中立看法。对于很多人质疑和畏惧的机器,他却拥有特殊的情结。

“我对于工厂的最大印象其实来源于小时候,当时我爸在农村盖工厂,是第一代工厂主。”陈卓鑫他眯眼看着远处,讲起这段细节的时候尤其动情。这个潮汕男人自幼生长在潮州的农村,那个时候自由塑造起来的自然观几乎影响了他一生。“我爸的工厂就盖在田野间,是用塑料板搭起来的竹棚。我每天听着身后机器在轰鸣,然而在板子上挖一个洞,就能看见外面蛐蛐和青蛙的世界。”

当轰鸣机器遇上田野蛙鸣,这个视角似乎就是陈卓鑫一直以来追求的“平衡”状态。他热爱自然的恬美,也接纳机器与现代化带来的进步。出世和入世的选择上,他更乐意站在不偏不倚的中间。

“人产生情绪之后,就容易特别极端,那些情绪会像有色眼镜一样,让你没有办法正确地去判断”,陈卓鑫趁机又举了一次他特别钟爱的例子,“盲人摸象”,来证明只有通过最澄澈的内心,才能做出不受外界影响,真正忠于自己的判断,“所有的东西都值得尊重,就算是污水也是值得尊重的。”

陈卓鑫把自己现在追求的状态称作“纯净的自私”,他解释道,只有毁灭掉人类所有外在、伪装的外壳,人才会找到最纯净的自我。“不需要为了爱他人而爱他人,解掉枷锁和标签的人生才最自由。”

 

“我想要探索漫画更多的可能性”

 

整个采访过程当中,陈卓鑫一共有两次兴奋地从沙发上坐直起来,一次是说到他儿子,另一次就是说到漫画。“这个是谈论到了我的专业领域”,陈卓鑫干脆一跃而起,从店内的柜子上取下半米高一沓的漫画书籍杂志,放到记者面前介绍。

“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过《画书大王》,这两本是9394年的。”陈卓鑫手上拿的两本陈旧杂志,正是中国首份新型漫画杂志,20年前首次大量引入美国、日本、西班牙、香港等地的优秀漫画,也是首次将“借鉴影视手法讲故事的新漫画”这个概念引入国内的杂志。然而因为当时官员的误解,这个中国漫画产业的“启蒙”杂志仅仅发行一年,就被强行扼杀在襁褓之中。《画书大王》创刊人,原中国和平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王庸生今日撰文,也痛心地承认,“一幅寒羽良插图,灭了中国动漫在20年前快速起步的时机”。

然而仅仅发行一年的《画书大王》却成功地启蒙了陈卓鑫,“它就像一扇大门,告诉了我漫画还有这么多种可能性”,陈卓鑫感慨地翻着泛黄的纸页,上面有大多数人至今还耳熟能详的《七龙珠》、《足球小将》,以及一些优秀港漫和海外漫画。他当时的珍藏本已经全在幼年被父母毁掉,现存的两本,是他长大之后重新高价购入的,“因为当时中国的漫画市场是一片萧条嘛,然后这个就引入了很多,这个就介绍得特别全,然后还有开一些漫画工作室,漫画技法这些。”

从小对于多元化漫画的接触,让陈卓鑫对于漫画的可能性特别好奇。他不再拘泥于同一种风格,而是开始不停地去探索漫画多样化的功能和风格。陈卓鑫觉得,“其实远古时期人们在洞穴里的狩猎图也是一种漫画,那时候的漫画还具有丰富的功能性,然而到了今天,漫画就只是讲故事的小人书了。”怎样让漫画更具有功能性?这成了近年来他尤为关注的一个命题。

@一米小新鬼才级作品,超级捣蛋、幽默,展览现场有桌游可以体验!”

这是负波普官方微博“负波普学会”上,一个粉丝的热情转发。这说的是“再发现”OCT-LOFT地图创作邀请展上,“负波普”的又一新作《创意园地图》。这副地图的“怪诞”,比起《深圳手绘地图》更甚。全图设计成一个飞行棋棋盘,途中“遭遇”各家店铺,全家人靠一粒骰子就能走完全程。可谓“能看能玩又好笑”的新奇地图。

“这幅地图是我最近理念的新尝试,”陈卓鑫跟记者兴致盎然地讲起了其中的玄机。“它首先是一个故事,其次是一个游戏,第三是一个地图,最后才是漫画。”陈卓鑫在地图里设定了两个人物,沿途有各种剧情,“这两个人走完这一路生命历程,会发生很多不同的事情。” 陈卓鑫坦言,这个灵感来源于《西游记》。他巧妙地把自己对事件的评论串联起来,融合成一个故事,让有不同性格的人在一起“发生化学反应”。

“这个创作应该算是我最近比较新的一个创作,自己也比较满意,这是个模式上的创新。”陈卓鑫笑着告诉记者。

 

 “我希望商业品牌是以一个信念而存在的”

 

陈卓鑫做设计有一个怪癖,那就是从来不署名。

不论是怪诞派手绘地图,店内的各样商品,还是刊上1626的“一页纸漫画”,声势浩大的KKmall“魔立方城市幻想曲”,署名统统是一个“负波普学会”,找不到陈卓鑫本人的影子。

“我希望一个商业品牌是以它的一个信念存在的。我个人其实只是这个理念的一个信息体,一个载体。”陈卓鑫平淡地表示自己没完全有署名的动机,“如果不这样的话,大家可能会更关心陈卓鑫的生活,陈卓鑫的爱好等等,就不会关心陈卓鑫背后的那种理念。我希望大家能看到更本质的东西。”署名虽是件小事,却让陈卓鑫有种被束缚的感觉。

“我不喜欢被贴标签。”陈卓鑫感觉自己本质上向往更自由的东西。他本科毕业之后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,学习城市设计。2008年回国后,作为城市规划师的他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,一度做到了某项目的副总规划师。“不过那些沉重的东西让我感到很不自由,”陈卓鑫坦言,“我希望能做一些让自己更愉快的东西。”

“负波普”是陈卓鑫一手创立的品牌,而他本人却并不愿意充当品牌的符号。“我理想中的未来社会是个‘想象的共同体’”,人和人不用地理的疆界区分,只用选择的信念区别,如同“苹果粉”和“谷歌粉”一样,他希望“负波普”也能是一个吸引共同气质年轻人的信念平台。“我擅长做漫画,所以我用漫画来表达。”陈卓鑫推推眼镜,一脸认真地说,“也许另有负波普艺术家擅长音乐或者小说,甚至报纸、杂志,都可以衍伸成别的艺术形式。”

 

“我跟他们玩不到一起”

 

谈起小店的经营状况,陈卓鑫坦言“并不特别好”,收支平衡,不赚不亏。创立“负波普”品牌将近3年,期间走了不少弯路。在遇到现在的合伙人吕智之前,曾有相当多的潮牌企业、动漫公司和创意百货向他伸出橄榄枝,但都因为“玩不到一起”,陈卓鑫宁愿自己兼职打工做绘本撑店,也没有选择合作。

“他们给的条件其实都不错,”陈卓鑫十指交叉在身前,做出皱眉思考的表情,“但主要是理念不合。他们的进入可能会对品牌的影响非常大,而且也没有真正看懂这个品牌的价值。”之前的合伙人都希望陈卓鑫借势将“负波普”发展成一个动漫主流品牌,或是窗口品牌,但他觉得这样背离了负波普的理念,是条弯路。

所幸的是最终他遇到了现在的合伙人吕智。吕智是一家新兴广告公司的老总,三十岁左右,从“负波普”的顾客发展而来,相当理解和欣赏“负波普”的理念。两人一拍即合,在产品理念和品牌发展上都有着高度的默契度,给品牌带来了新一波活力。“他看上去挺正经,但骨子里是个文艺青年。”陈卓鑫笑着对记者调侃道。“这也是存在着一个‘互相吸引’吧,他也是被我的品牌和坚持所吸引。两个人是不同的气质,但是思路和观点很一致,这样的联合创始人,也会让这个品牌更有活力。”

记者非常幸运地碰上了开会归店的吕智,身材高大笔挺的他,一身商务精英的装扮,果然符合陈卓鑫口中“正经”的形象。“上次他代表‘负波普’去开会,别人都说完全想象不到负波普的创始人是这种打扮。”陈卓鑫又大笑着开起了搭档的玩笑。

吕智不以为意,也微笑着坐下来,和记者谈起了对陈卓鑫的印象,“之前也有看过他的作品。感觉很有感染力,有很深的思考。动漫是麻醉人的、催眠人的。而他的动漫是把人唤醒、给人思考、给人警觉的这种作用。去年,我们第一次合作,购买了他们的版权,用了以后,也非常有效,然后,我们尝试有更多的了解,之后,我们会发现有更多的精华在里面。我们会有更多的合作。我对他的作品是认同的。”

最终找到了“玩到一起的人”,对陈卓鑫和他的品牌都是一件幸事。然而陈卓鑫对于自己口中的“玩”还有更深一层的理解。他把这种生活态度也归结为“负波普”的一种内涵,即不带任何杂念、完全平等自由、有无限可能性的一种方式。

谈起这种“玩”心态的形成,陈卓鑫归结,“我觉得是从小时候开始,那是小孩子爱玩的天性。而且虽然是叫玩,但也不是真正的玩,而是不带任何功利色彩地去接触这个世界。不太目的性地去和这个世界交流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